闲话江湖

温瑞安:

温派小编按语:

       第一张图片是温巨侠近照,65岁的他仍十分帅气,身手敏捷,健步如飞。其他相片是温巨侠十年间从巡回演讲到温派活动的相片,地点包括香港广州南京武汉北京等地,侠踪遍神州。

九十年代前温瑞安的传奇篇章

      文:白石

2007-01-01

       武侠小说创作是温瑞安的文学创作中的重头戏,数量上占了压倒多数,他的文名也以武侠作家之名最盛。往深里说,温瑞安的人生可以说是不折不扣的“武侠人生”。他的习武、行侠自不用说;他的结社、结义亦是如此;他的诗歌与散文的创作,也是在其武侠人生形成之前的一种激情与技艺的训练和实践。

温瑞安的武侠小说数量惊人,笔者手头虽有其创作书目,但若一一抄录,那会占去太多的篇幅,且温瑞安的武侠小说写作仍处于“正在进行时”,要想一一尽录,也不可能。因为温瑞安速度惊人,出书常常每周一册。

大体上讲,温瑞安的武侠小说作品——作者给其不同的作品取了不同的名号,有称武侠小说的,也有称“武侠文学”的,有的称“新武侠”,还有的称“超新派武侠”及“现代武侠”等——可以分为以下10 个系列:

①四大名捕系列;

②神州奇侠系列;

③白衣方振眉系列;

④神相李布衣系列;

⑤杀楚系列;

⑥七大寇系列;

⑦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

⑧游侠纳兰系列;

⑨武侠文学系列(中篇故事为主);

⑩现代武侠系列(当代背景)。

既称为“系列”,自然不只一部两部,而是少则五六部,多则十几、几十部(册)。温瑞安还节外生枝、枝外生叶,供其系列更加繁茂;且许多系列又连成网络,更加便于开放和发展,随时可以“续列”,甚至“再生系列”。

例如“四大名捕系列”。因为温瑞安的处女作《四大名捕会京师》一举成名,“四大名捕”亦成了“名人”和“名牌”,因而作者又写了《四大名捕震关东》、《碎梦刀》、《大阵仗》、《开谢花》、《谈亭会》、《骷髅画》、《逆水寒》(因为《逆水寒》的成功,差一点又搞出了一个“逆水寒系列”)、《杀楚》(已经独立成一个系列)……等等。从此“四大名捕”成了名牌商标,温瑞安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而要继续生产其“系列产品”。于是在若干年后,又写了《少年冷血》系列,《少年追命》系列,《少年铁手》系列,《少年无情》系列,包括《一个对十一个》(上下)、《杀人好写诗》(上下)、《大割引》(上下)……等12部共24册(每一册的书名还各不相同)!继而,兴犹未尽,又写了《四大名捕战山西》、《对决》、《猿猴月》、《四大名捕捕老鼠》、《四大名捕重出江湖》、《四大名捕捕四大名捕》……

作者宣布要写28 辑,每辑数册,有的有 名无实,有的则连名也未定,只好等着瞧。——这四大名捕系列共有多少部、多少辑、多少册?恐怕连作者本人也说不清楚:一来还有未完成的多部(会不会完成亦很难说);二来还有续之再续的可能性;三来还可以“节外生枝“,如《杀楚》写追命破案,此书大获成功,作者一时兴起,居然将这一线索又发展为一个系列,后面又有《破阵》、《惊梦》等等。因此”四大名捕系列“知多少?只能”用没完没了“来回答。再说“神州奇侠系列”,这也是温瑞安早期开始创作而今延绵不断的一个系列,是温氏的又一个“名牌系列”。

这个系列是一个“母系统”其中又包括以下几个“子系统”,即:

①《神州奇侠》(正传);

②《血河车》(外传);

③《大侠传奇》(后传);

④《蜀中唐门》(续传);

⑤《唐方一战》(别传)。

“子系统”内,还有分部,如果要创新,则只能称其为“孙系统”了。其中又各自包括了不同的作品、册数不等,各成小系列。例如“正传”《神州奇侠》包括《剑气长江》、《两广豪杰》、《江山如画》、《英雄好汉》、《闯荡江湖》、《神州无敌》、《寂寞高手》、《天下有雪》等8部十几册书。

而“外传”《血河车》则又包括《大宗师》、《逍遥游》、《养生主》、《人间世》等四部——篇名取自《庄子》一书——“正传”的主人公是大侠萧秋水,而“外传”的主人公则换成了年轻的方歌吟,萧秋水在这里只是一个影子,一段传说和一种想象(这一点倒很妙)。

“后传”《大侠传奇》包括《刚极柔至盟》、《公子襄》、《传奇中的大侠》等三部。

“别传”《唐方一战》的故事并没有写完,且至今仍未看到下文。

“续传”《蜀中唐门》更妙,只是一座空门,只是一种计划与设想,书还没见到。

这样,我们要统计“神州奇侠系列”,仍然是力不从心,理由同前。其它的系列,与此相差无几。《白衣方振眉》这一系列,本已出版五篇,即《龙虎风云》、《长安一战》、《小雪初晴》、《落日大旗》、《试剑山庄》等,但作者却又宣布还要重续。

似这样说续不续,吊人胃口的事,在温瑞安是司空见惯之事,真是苦熬人也!难怪吴明龙先生要说:“温瑞安可能也是当代武侠作家里开笔了最多的故事系列,但也最多系列‘未完成’的人。到目前为止,说句不客气的话,除了五十年前的还珠楼主,就要算他笔下的故事为数最多的有上没下:没写完。虽然他一再强调且允诺会把作品续完,而且笔者也了解无法写完的苦衷(其实作者比读者更急,但一本书数十或数百万字,写完要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并且也相信他不致主动找人‘代笔’,但仍认为‘此风不可长’。”①

① 吴明龙:《剑挑温瑞安。代序一》。

既然从温瑞安武侠小说作品系列的角度说不清、说不完甚而还说不通,我们只有换一种角度说,即从他的创作的分期上说。

大体上,温瑞安的武侠小说创作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1)早期,自1974 年至1981 年,此时温瑞安的创作基地在台湾,锐气正盛,理想化倾向明显,而对古龙小说的摹仿的痕迹也很明显;

(2)中期,自1982 年至1986 年,此时温瑞安移居香港,经受挫折之后,人生的体验加深,创作也进入了一种努力寻找自我的新的时期。小说主调转入深沉,创作技法也逐渐成熟,总体来说,这是一个过渡阶段。

(3)近期,自1987 年至今,温瑞安在古龙去世之后,意识到自己独撑一局,出头露面之日已经来到,此时武侠创作界已是蜀中无大将了。温瑞安的使命感、责任感更加强烈。再则在香港也牢牢地站住了脚根,雄心壮志再起,于是提出了“超新派武侠小说”的创作口号,并付之于实践,求新、求变之风大涨。

这里我们先来说温瑞安武侠小说创作的第一阶段。从70 年代中起步,到80 年代之初被台湾当局拘捕及递送出境,温瑞安写出了“四大名捕”系列中的《会京师》,以及“方振眉系列”(此书在大陆出版了三卷本五部合集名《白衣方振眉》)和“神州奇侠系列”(正传)等三大系列的开头多部书,为温瑞安在武侠文坛上争得了一席之地,被人视为后生可畏。

若是简单化,大可说这一阶段处于对古龙小说的摹仿阶段。证据是,温著中的不少人物都有古龙小说人物的影子,如《四大名捕会京师》中的冷血,无论形象、气质、性格及行为细节(喜立不喜坐)等都与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中的阿飞相似,甚至他们的剑、剑法都是如出一门。在《白衣方振眉》中的主人公方振眉、我是谁、沈太公身上,我们不难看出有古龙笔下《楚留香传奇》中的楚留香、胡铁花、姬冰雁等人的影子。

进而,温著中对友谊的认识及其表达方式;关于侠义与王法之间的矛盾的理解与表达;乃至关于爱情的感受与处理方法,也都有似曾相识的地方。在作品的形式、技法上,摹仿的痕迹更加明显:如(1)简洁明快的句式和章法;(2)蒙太奇式的组接方式及快速时空转换;(3)现代西方侦探、推理小说技法、形式的引进;(4)现实/现代感的强化,历史背景及古代生活情景的淡化;(5)直接了当的感叹、抒情,随时由书中叙事情节中走出的自由发挥……等等。

且看:

……

他突然抄起了一把刀。

一把黝黑的刀,没有丝毫光彩的刀。

四剑叟与萧开雁诸人正在等着他出手。

一待出手就全力还击。

兆秋息出刀。

刀劈天门石。

轰隆一声,丈高的天门石,分裂为二。

石破天惊,兆秋息回刀横胸,大笑三声,满目是泪,但激动已平息。

他的悲伤与愤懑,已随着那一刀劈进了山石之中。

他又恢复了洒然。

一个刀法大家睥睨群雄。

他屏息看自己的刀,几咎乌发散下来,与天地气息同度。……

剑迅若电!

喝声未闻,剑已刺到!

这剑比声音还快。

但就在这时,一点刀光,一明即灭。

刀光一点而已,

可是剑未刺到,已从中被劈成两半。

剑裂为二,剑劲全失,这一刀,正好击碎了剑的精气神。

闪电剑叟的剑,便成了无用之剑。

……(《剑州无敌》)

上文若不标明是温瑞安的名字,人们多半会以为是古龙的作品片断。短句、分行、快节奏、文笔优美准确、注重心态描绘、创造技击氛围……这都与古龙的文体文风近似。

这不难理解。古龙创造出一种崭新的文体,总会有人去摹仿,这是文学史的规律。何况古龙当时如日中天,领导时尚潮流;更何况温瑞安的气质与古龙很接近,也是一位才子型的作家,聪明过人,富于机变,善于灵巧。当然,温瑞安不一定就是“古龙第二”。一方面,他比不上古龙锐利和秀逸,也比不上古龙的机智和大气,温瑞安的对话更比不上古龙小说的生动幽默,妙趣横生。毕竟,温瑞安是摹仿者。

另一方面,温瑞安的小说也有与古龙相异之处。温瑞安喜欢古龙,但也(或更)喜欢金庸,而且显然认真地研读过金庸,其后还写过三部金庸小说赏析与评论专著。只是温瑞安少年成名,才思敏捷,不免“内力”欠缺,难以练出金庸的“降龙十八掌”乃至“黯然销魂掌”那样阳刚正大、纯然内力的大巧若拙的功夫。温氏只能得其“剑招”而难以得其“剑意”,或者,即使得其“剑意”亦缺乏内力而难以练成。即使如此,也足以使温瑞安得益匪浅。

具体说吧,温瑞安的《四大名捕》、《白衣方振眉》、《神州奇侠》等系列作品,有以下几点与古龙小说不同。

其一,古龙的名作都是没有时代背景的,这是因为台湾当局不让多写历史兴亡,而古龙恰好扬长避短。温瑞安的这三个系列,则都选取了宋、金对峙时代为小说的历史背景,江湖传奇之中插入了民族冲突及朝廷内斗等,使小说的格局更大。但温瑞安小说中的时代背景及历史氛围又不似金、梁那样真切而充实,而是处理得虚、淡、远,似有似无,若非“四大名捕”的老师诸葛先生提起,若非“神州奇侠”萧秋水经常想到,若非“白衣方振眉”还与金国高手搞过一场擂台决斗,人们大约不会想到,这几部小说居然还有历史背景。

其二,古龙的小说是些纯粹的江湖人物的故事,与国家、朝廷之类关系不大,而温瑞安创出“四大名捕”,必然涉足官府乃至朝廷,这使他的故事与古龙有明显的差异。白衣方振眉虽一介江湖白衣寒士,但他对民族、国家的关心,有如梁羽生笔下的张丹枫。大侠萧秋水在“神州奇侠系列”中虽未见其有郭靖保卫襄阳那样的举动,但他保卫岳飞的令牌一战,足以表现出与古龙人物相异的“神州”之大侠的气质。

其三,温瑞安的小说,虽然是有历史背景,却又有现实的投影,乃至有对现实人生的写实和写意。前文中提到的温氏主创的“试剑山庄”之名,出现于《白衣方振眉》一书中,这还只是表面的借用。《神州奇侠》系列的大结义,以及结义诸人的性格与人际关系,与温瑞安本人的“神州社”及其“大结义”则有更直接、更深刻的关系。书中的美女唐方之方,似是当时温瑞安的女友方娥真之“方”名。而温瑞安在其作品中对朋友之道的描述与感慨,大多有其现实的背景和依据,所谓有感而发,为情造文,结果自然有自己独特的风貌。

其四,古龙小说总是试图更多地表现爱与怜悯,幽默与同情,侠义与友谊,光明和欢乐等等,让人轻松愉悦,皆大欢喜,其人物的人生智慧,表现为豁达与幽默。而温瑞安的小说则因贴近历史并充满理想,而富有大侠“正气”,同时又因写实,有感而发,从而充满了理想与现实的矛盾,而使人感到一种独特的悲沉。当然这种悲沉只是一种人生的感受,而非金、梁书中所写的那样透彻和明确。这时的温瑞安毕竟年轻,二十余岁,旭日初升,总是充满理想、不怕挫折,像其笔下的冷血和萧秋水,能遇折不回,反能愈挫愈奋。

1980年温瑞安的入狱及被迫离开台湾,对他的人生及武侠小说创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如此无妄之灾,对人生自然是极大的不幸,但对一位作家的创作,却是有坏的一面也有好的一面:(1)让他漂泊也让他沉静,从此变得成熟了;(2)让他有动荡的生活,却又有更多的时间从事写作与思考;(3)让他对人与社会认识得更深、更透。正因为此,温瑞安开始了他的创作的新的阶段。


评论

热度(100)

  1. 七八馬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含羞的草莓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打劫时请把电话卡还给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雨中之靚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低調的大气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淚水渲染眼眶的懵懂宝贝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万元头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阳光之美星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9. 幻影牡丹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0. 焦无积(獐坏六甲)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1. 正骨水上的杜小星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2. 像雾像雨像小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3. 闲话江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4. 四条应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