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江湖

温瑞安:

想飞之心,永远不死!——温瑞安小说人物点评
2017-12-07 冰雪水寒

一、想飞之心永远不死------白愁飞《说英雄,谁是英雄》

我的记忆中永远忘不了那个白眼望天的锦衣少年。这个人就是白愁飞。虽然我并不欣赏他的为人,但却还是忘记不了。

他是个有着惊才绝艳的翩翩少年,同时又有着大野心、大抱负;他既能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又可以纵横捭阖,经天纬地;他狠辣、骄傲、残酷、凌厉……他不肯屈居人下,甚至也不肯放过自己。他最后反叛自己的大哥苏梦枕霸占了控制半个江湖的组织---金风细雨楼。他辜负了苏梦枕的信任,也辜负了王小石的友情。他的结局,一个字,惨~

但我觉得其实温先生还是喜爱白愁飞的。
即使在他死去多时之后,小说中还会时常出现这个让人提及就心头一悸的影子;人可以死,想飞之心却永远不会死。

温瑞安的小说总是把时代背景锁定北宋末年,于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之中写着江山如画、英雄折腰。

激变之中,不同的人必然做出不同的选择。
成王败寇,如苏梦枕,曾经也应是这样的“反派”少年。背弃过六分半堂。只是,白愁飞死,于是他便站在了侠义与王道的对立面;或者是白愁飞站到了侠义的对立面,所以死。

就像西游里的美猴王,若不肯踏上取经路,成仙成佛,就只能被压在五行山下,绝代风华就葬送在"妖猴"这一声断喝里。

但对于白愁飞来说,即便是败、即便是死,也都败的甘心,死得其所了。
男儿到死心如铁,化作残阳满天血。人可以死,想飞之心却永远不会死。


二、一身情意终随风-----柳随风《神州奇侠》

柳随风开始追随大哥李沉舟一起打天下时候,有兄弟七人,但最后只剩下他们两个。他排第五。所以被称为柳五公子。柳五是我在温瑞安小说里甚至我所看过的众多小说中最喜欢的人物之一,从开始到惨死,每一次出现都是如此的精彩绝伦。

因为他在,让文中的主角大侠萧秋水和世间枭雄李沉舟都相形见绌。
五公子未出场时,已经做足了铺垫:
江湖盛传,李沉舟之所以能成就一番伟业,因为他有一个好军师柳随风,还有一个好妻子赵师容。

江湖第一门派权力帮的派出的高手一个比一个“智勇双全”,把萧秋水搞得狼狈不堪之际,让人不禁认定这天下第一帮中仅次于帮主李沉舟的二号人物该是何等的阴险老辣、深谋远虑。及至柳随风正式出场之时,才发觉唯有“惊艳”二字可以形容:绝顶的身手与绝顶的才智,甫一出场,便连杀少林武当三大顶尖高手,在陷入重围的绝对劣势之下,亦能全身而退。

一身青衫,眉飞入鬓,笑容淡定,倜傥飘逸,连置人死地的暗器都唤作“客舍青青”。这样的五公子怎能不叫人心折?

柳五是有能力飞升的,这一点让李沉舟自己都不那么踏实,他既深知这个兄弟的才智武功,又晓得他一心痴恋的女子正是自己的爱妻赵师容……

于是李沉舟不惜以假死来试探自己的兄弟。试探的结果,他赢了,也输了。
他赢了江湖,却输了最好的兄弟。
柳随风为李沉舟重伤,为赵师容惨死。
一句善意谎言“你容姊爱的是你。”便让柳五心满意足,死当瞑目。
原来这么多年青衫不改,只因当初佳人所赠的是一袭绿袍。
原来这么多年九死一生,只因要出人头地才配得上风华绝代的赵师容。
只是,功成名就之时却发现,魂牵梦绕的女子居然是最敬重的大哥的妻。
只是,这女子风华依旧,却早已忘记了曾搭救过的小叫化子,忘记了随手相赠那一袭青衫,忘记了随口一句的夸赞:“人家是有志气的男儿。”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一滴一滴的血化作心头的朱砂,怎样的爱都要藏,怎样的情都要舍,怎样的疼都可以忍,怎样的伤都可以扛;只要大哥好,只要容姊好,你要江湖,我就是拼了性命又如何。?这样的五公子却是让人心碎。
看到这里,前尘种种,无论他如何狠辣、狡诈似乎都可以原谅了。

三、卿为家山我为卿----狄飞惊《说英雄,谁是英雄》

与柳五相似的是狄飞惊。
这个身有残疾永远低着头的男子,是六分半堂的大堂主,别人唤他“低首神龙”。
“顾盼白首无相知,天下惟有狄飞惊。” “狄飞惊能容天下,雷损能用狄飞惊,所以他能"得天下"。”
在狄飞惊出场前,温瑞安也作了这样的铺垫,让人知道这是个豪气干云、海纳百川的奇男子。
然而出场时,却笔锋一转,整个场景都随之安静下来。

“狄飞惊好看得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狄飞惊。” 原来男人也可以用“好看”这个词来形容。这个永远抬不起头的男子,年轻、寂寞、秀丽出尘,淡定洒脱。

为雷损经营着六分半堂,握着诺大江湖的半壁江山,任凭风云变化,自赏花落花开。雷损死、白愁飞死、苏梦枕死;狄飞惊却依然是狄飞惊,不伤、不败、不叛、不逃。

狄飞惊亦是惊才绝艳的人物,能收揽天下人心,却始终自甘寂寞,雷损在时辅佐雷损,雷损死后护佑雷纯。
前者于他有知遇之恩,后者于他则是爱情的理想。

狄飞惊的名字让人读了心中一跳,而他的人却似乎总在江湖红尘之外。
雷损、苏梦枕、白愁飞,即使王小石,都对天下、对江湖有所希冀,然而狄飞惊却似乎从来没有这样的大志气。
那样垂首而坐,放佛天然就已有了一缕倦意;只是他钟情的女子偏偏处在江湖的漩涡。
“卿为家山我为卿”,你要江湖,我就是倾尽所有也陪着你。
雷纯不爱他,雷纯不想他,甚至雷纯几乎没有专注的看过他。 然而“思君如明月,夜夜感清辉。”
就这样伴在纯儿身边,为她解忧,护她平安,此生足矣。

       在江湖中运筹帷幄、镇定安静地狄飞惊在雷纯面前却永远小心翼翼,带着淡淡的自卑看着身边这个触手可及,却只在梦中的女子“经霜更艳,遇雪犹清。”

       温瑞安的小说总是写不完,狄飞惊好像还没有结局,若要我猜,也只有一条路:为雷纯死;因为,他本就为雷纯生。

       柳随风与狄飞惊已不能算是“反派”了,这样情义两全的男子,还有什么好苛责的? 


四、最是此生痴情处——郝连春水《逆水寒》

 

       我用过好多复姓四字的网名,却从来没有用过郝连春水。因为我载不动他的那份痴情。武侠世界里阅人无数,郝连自是最痴情的一个。

        郝连春水既不是出身低微的草莽英雄,亦没有出人头地的迫切愿望。

       因为他根本就是一个什么都有的男人:

公卿世家,将军之子,赫赫功名,双枪惊艳。

原本应该是走马章台,花天酒地的浊世佳公子;只是,他偏偏遇见了“别有系人心处”的息红泪,而他只要息红泪。

霎那间,吹皱一池春水。

      他见到息红泪时,息红泪心中就早已有了一个戚少商,其他人便再难入她的眼。

       郝连春水不是江湖中历练过的侠少,他更像个孩子。

       用情用的专一,却不极端;爱人爱的单纯,亦有尊严。

      他不像柳五那样自制压抑,也不像狄飞惊那样洒脱清淡。

       他有烦恼有委屈,却总是因为爱,生生的咽了回去。 戚少商在时,别人神仙眷属,他只独自念兹在兹、无时或忘。

       息红泪与戚少商分开后,他踌躇再三,还是未去寻她;“怕是乘人之危,怕是伊不理睬”。


他知道息红泪性格倔强,不向人示弱,便设计自己被人追杀,九死一生之际向息红泪求救;为得不过是有朝一日若红泪有难,能够想起他这个人,叫他来“报恩”。用心良苦至此,还真的被他等到了。


       息红泪飞鸽传书,向他求助。 “他一路春风中马蹄劲急,把心跳交给了蹄声。结果,是大娘(息红泪的江湖绰号)求他相助。相助戚少商。那时候,他的心已经死了。”

纵然心死,却依然放不下这个女子。 为了她,“他愿意做一切卑屈的事”;即便是为情敌出生入死。 “他为她丧尽部下精锐,为她永生不能返京,为她消瘦为她愁,然而,只要天天与她在一起,在这些辗转的征战里,他却觉得幸福安详。

       他明知她可能只想着戚少商。


       也许在同一片明月清辉下,他想着她,她却想着另外一个人,但只要仍同在一片月华下,负伤忍痛,漫长岁月,他都无怨。”

 一直到被困绝境,寂静月夜,他决意独自杀敌赴死。 他还想到“他年,也许大娘会活得下来,跟她的孩子说:就是这样,赫连公子替我们出了一口冤气,要不是他……”


        他甚至不能确定,若是自己死了,红泪会不会流一滴泪。 他却叫部下若能生还去求父亲派兵来助红泪,帮她重建‘毁诺城’,说这是自己死前最后的心愿。

       看到这里,好笑却又心酸,这样痴情的一个男人,若是死了,让我这样的看客情何以堪


       终于连温大侠自己都忍不了,叫息红泪的一双柔荑握住了公子手中的枪:“你不要去送死,好不好?”“我想陪你过一辈子。”“好不好呢?”




评论

热度(96)

  1. 中秋佳节第一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