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江湖

温瑞安:

温巨侠按语:
9月28日因为“白衣方振眉”视剧在北京宣发,温派各路子弟,聚于京师。当然928那天大敍,相当高潮迭起,而且有很多意外,有很多喜出望外,更有许多喜料之外的惊和喜。总之,温派是不让一日无惊喜的。这点我们是做到、办到、达到了。之后连续数天,一路从北京聚到上海,每天都有大仗可打,每天都有让一辈子难忘的事情发生,真的无枉此生,甚至不辜负每一天每一日每一夜每一刻。这次聚会文最先交稿的是秀芳姊姊,但她的文章太短,作为聚会文系列第一篇有点份量不足,但她已73岁了仍然能夠第一个交文已很了不起了。花满衣第二位交文,文章写的好,份量足,而且才气高,犹胜当年,叙事观点与角度,均十分新颖,我打85分,於是在这17年9月底10月初京沪温派大聚会文,优先推出花满衣小兄弟这篇大作,并特别推荐。 


温瑞安20171101 凌晨0645


2017年9月底10月初京沪温派大聚会文之一:

  《那一场呼啸而来的热血情怀》
  
   ——记《白衣方振眉》启动仪式暨国庆聚会有感
  
  文/花满衣
  
  再见到先生,是八十多天以后的一个晴朗下午。
  
  很巧,
  上次见面是因为《神州奇侠》,这次则是因为《神州奇侠》男主人公萧秋水的徒弟《白衣方振眉》。
  他们师徒的一场盛会,也成全了我和恩师的再次见面。
  感激萧秋水,也感激方振眉。
  更感激的是他们的父亲——温瑞安先生。
  
  二十多年前,当我捧起第一本温瑞安武侠小说的时候,可曾想过会在二十多年后与作者本人成了师徒关系。
  当然,作为超新派武侠开山祖师的徒弟,我本来是不够班辈的。
  而且是相当不够。
  
  不必说在马来西亚有十大分社的天狼星社团,也不必说在台湾红极一时的神州诗社,甚至连亚视、朋友工作室这些顶级机构也不必说。
  即便在当年甫一上线便被挤爆服务器的六分半堂,我也是小字辈。
  
  与跟随大哥三十多年的几位兄弟手足相比,我只结识温大哥短短的三年。
  
  但是,这三年来我受到温大哥的教诲、提携、关爱、支持、包容、鼓励,似乎有三十年之久。
  
  回想起初看温书的情景历历在目,再看温大哥和光同尘的笑语如初。
  
  恍惚间,竟有了一种隔世之感。
  
  以至于在国庆节的当晚,温先生带领大家狂歌当哭的时候,我几度错觉以为人在梦中。只在歌声戛然而止的一刹那才忽然醒悟:原来不是梦中人。
  
  与温先生在一起是愉快的紧张,或者说紧张的愉快,这在外人来看几乎不可思议。
  例如,每次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之后,温先生便会召集所有家人、弟子、门生齐聚一堂,每个人都要说说自己的看法、想法,而温先生会在最恰当的时候给予最重要的解读和指示。
  很熟悉的情节吧?
  
  没错,熟知温瑞安武侠小说的读者们一定会想到一个人——诸葛小花。
  
  在作品里,诸葛神候就是这样调教爱徒四大名捕的。
  所以说,艺术真的来源于生活。
  
  另外,说完了以后还要写。
  写感受!
  写感想!
  写感觉!
  
  并且规定时间和字数,甚至有时要规定题材和体裁,更过分的是:写的时候还有人捣乱或互相捣乱。
  写得好写得快的有奖励,例如一本实体书,抑或是一些珍贵礼物,有可能还会得到温先生的亲自点评。(还有赤裸裸的物质奖励,是什么请自行脑补)
  
  有些子弟(譬如我)一开始很难适应,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但久而久之,益处便显现出来了。
  
  于是弄得我现在无论写什么总能拈笔就来,不仅水平有大幅度提高,就连写作速度也较之以往不可同日而语。(当然,这只针对我自己的创作水平而言)
  
  
  说起写作,这更与温大哥分不开关系了。
  
  从小就喜欢读书,尤其是历史方面的,那自然就会接触到武侠小说。
  刚开始是什么都看,卧龙生柳残阳云中岳萧逸诸葛青云,后来就集中在梁羽生古龙金庸几大家身上。
  但那时只是看,只爱看。
  
  直至有一天,无意间发现一本武侠小说,略略读罢,竟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原来武侠小说还可以这样写!
  ——原来武侠小说还能这样用笔!
  ——原来还能有这样的武侠小说!
  ——原来……我可不可以写一写?
  
  无论当时脑袋里多么混乱,我也毫不犹豫的记住了这部小说的作者——温瑞安
  
  自那以后,这种情怀一发而不可收拾。
 
  我的生命似乎只剩下了两种形态:活着,和,温瑞安武侠小说。
  
  而且,真的开始尝试着写了,并一直写到今天,甚至变成了自己的饭碗。
  
  以前无论在睡觉前或者是出差旅游,身旁总是要有一本温氏小说,后来有了智能手机,便将温瑞安武侠小说全集下载到手机里,可随时翻阅查看。
  看得越多,就越对作者感到好奇:这是一位什么样的人呢?如果我要是能见到他,又会和他有怎样的交流呢?
  
  这一好奇,便等了二十年。
  
  幸好幸亏更是幸运,终于没有白等。我和温大哥还是见面了,终于见面了。
  
  数十年如一日的等待,一日如数十年的交流。
  
  从此,我成了温派子弟。
  
  先生成了我的大哥、我的导师、我的引路人。
  
  时光荏苒,这次的《白衣方振眉》项目启动仪式在京发布,再接温大哥的邀请,又见到了阔别不久或阔别已久的恩师。
  温先生一如既往地握住我的手,还是那么有力,还是那么火热。
  
  从《白衣方振眉》项目启动仪式上得知,这是一个超豪华阵容。
  不仅有温大哥亲自站台支持,更有来自文化界、影视界、资本圈的各位顶级人物参与投资制作。
  
  我隐约觉得,这可能真的是温派文化真正崛起的标志。
  当我问及温大哥的时候,他笑着说,从网易《逆水寒》游戏的开发、影视剧的制作,到上影《四大名捕》发布会,再到《神州奇侠》影游联动,包括奇树有鱼年度IP盛会,其实我们早已布局全球,何止筹谋东南。
  
  我端起水杯,一饮而尽。
  
  《白衣方振眉》启动仪式结束后,我们全体成员汇集在温大哥的房间里聊着笑着闹着,有很多温派子弟是头一次参加“温氏”风格的聚会,感觉很新奇、兴奋,又有些紧张,温先生为她们一一介绍温派聚会的历史、温派文化的传承,一如我当年刚见到温大哥时的情景。
  
  离开时已是半夜,温大哥说还会相聚的。
  我知道一定会与温大哥再相聚,但没想到仅仅相隔了两天,在2017年国庆节之日,在全国人民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温大哥再次发出神州令,邀请我参加温派国庆节盛会。
  这次聚会与以往不同,温大哥准备了很多当年在香港红透半边天的影视歌曲。
  这些歌曲即便现在听来,也是令人极度震撼不已。
  
  《忘记心中情》、《浣花洗剑录》、《浴血太平山》、《火烧圆明园》、《笑看风云》、《秦始皇》……
  每一首歌都让人振奋,每一首歌都让人唏嘘,每一首歌都让人沸腾。
  
  ——我那可屈膝恭恭也敬敬!
  ——天生我志气傲绝对不需你同情!
  
  我知道,温先生是在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引导教育我们。
  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纵然翻江倒海,也要败部复活;
  乘长风破万里浪,才不负少年时那激扬青春。

  临别时,温先生说,努力吧,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还会在路上,等着你们一起并肩前进。
  
  拥抱,皆无言。
  
  风起了,远方的长城依稀可见。
  回首时,曙光已透过暮云。
  
  (完)
  
  2017年10月2日
 

评论

热度(89)

  1. 万元头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幻影牡丹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虎调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巨然子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中秋佳节第一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正骨水上的杜小星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闲话江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四条应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